实现每个中国人的心血管健康
客服热线    400-995-0928

健康养老行业,我坚信是民营战场

发表时间:2020-12-15 13:48

u=119964823,516837958&fm=26&gp=0.jpg

“跟医疗行业不同的是,健康养老行业,我坚信是民营战场。在这个民营战场当中,就看大家能否先知先觉,做好铺排,从而脱颖而出。”毕马威中国健康养老行业主管合伙人董梅说。

11月28日,由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作为行业指导,华夏时报社、水皮杂谈、新医界、新医云学苑联合主办的首届社会办医价值峰会在郑州召开。本届峰会以“资本赋能医疗产业”为主题,围绕社会办医疗上市通路、并购趋势与展望、资本与产业融通发展等话题展开对话。

在峰会上,董梅就健康养老行业的前景以及医康养一体化的价值再造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人人将有一个基本养老账户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4亿人,60周岁及以上人口2.5亿人,占比达18.1%。根据相关预测,“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人,将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

如此庞大的老年人口,背后是大健康产业巨大的刚需。根据《“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有望超8万亿,2030年将达16万亿。

“健康养老行业是我们史上唯一一个超过10个部委以上发文的行业,说明这个行业产业链丰富,环节多,涉及领域也特别广泛。健康养老行业是一片蓝海,是一个风口,是特别值得关注的一个行业,而且跟‘医’的关系特别巨大。”董梅说。

而在这片蓝海中,支付方的问题正在得到解决。

“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五险一金’金额,那么多少人知道自己退休后的养老金有多少钱?”董梅进一步发问。实际上,大部分人都无从得知。在全球养老保障体系中,“医”和“养”普遍分开,而在中国,商业养老概念尚未被人们接受,养老作为一个公共体系,由国家来负担。

而如果想要合理规划个人养老方案,了解退休后的养老金数额必不可少。董梅表示:“目前,我们借鉴了国外法律法规和养老保障体系,正在和国家一起推动这件事。我们预计两年时间内,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在自己手里的基本养老账户。”

个人可以从自己的账户中,支付养老健康管理服务的费用。这对保险公司与养老机构来说意义非凡。今年8月,美国远程医疗服务公司Teladoc收购慢病管理公司LivongoHealth,收购交易中,对Livongo的估值高达185亿美元,也就是1200余亿元人民币。而这个估值,大部分都是通过美国居民养老账户的钱计算出来的。

当政策有序完善健康养老支付体系时,行业先行者可以在医养结合领域从支付体系、精准定位等方面积极实践。

董梅指出,现在至少有一半的医院都跟保险公司建立了一个友好的联系,未来商业养老保险不一定仅起到补充作用,越来越会发挥主导作用。由此,保险集团亦开始涉足医疗与养老领域。“当个人养老保障账户推行的时候,你或者说你的医院成为它的用户,到那时支付方将不再是医保,会变成保险公司。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趋势。”

在这个过程中,医院可以关注一体化模式。“一体化模式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医院管理,另外一种是康复医治新模式,就是把‘医治护’结合起来,这是全生命周期的概念。未来会是一个门槛,可以通过院外或者院中服务,增加客户的黏性,结成终身客户关系。这个时候医院不再是问医保要钱,而是问保险公司要钱。”董梅说。

同时,社区服务站亦值得关注。目前的社区服务站还仅停留在管理下沉,增进邻里友好,便于服务的层面。但实行个人养老账户制以后,个人可以委托社区来采购一些服务,这是设置社区服务站更深层的目的。

最后,医院需要趁早进行健康养老方面的评级。“标准化才能推动规模化。在健康养老领域里面,目前还没有完善的标准,不像医院这么成熟与标准化。今年,国家开始推出一些标准,但是据我所知,国内可能只有八家医院做了这方面的评级工作。我建议大家做得越早越好。就像互联网牌照一样,未来,这可能会是医院增值、形成规模化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或者是对投资者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衡量标准。”董梅说。

社会办医将成主力军

值得注意的是,在健康养老这片蓝海里,社会办医将是其中的主力军。相比中国医疗服务领域以公立医院为主导,社会办医增长空间有限。在养老领域,国家正在大力鼓励社会资本进入。

而在养老行业做得比较优秀的头部企业,几乎都是医养结合模式,这让民营医院优势突出。

不过,目前社会办医发展医养结合仍有七大瓶颈待突破:民众养老准备意识不足;个人养老金市场亟待培育;服务供给单一,风控有待强化;医护康复人才短缺;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基础资产流通性不足,融资渠道受限;政策体系缺乏落地细则。这些问题均需要长时间解决。

那么,民营医院应该如何发展医养结合,实现价值再造?董梅提出了几点建议。

“国际机构、大型投资人在衡量一个医院或者一个医养结合机构的时候,有四个比较看重的因素:定位、精细化管理、与金融的深度融合、以及人才建设。”董梅说,“以定位问题为例。很多医院的定位都比较模糊,也没有说得特别清楚未来的客流量、客单量怎么上升,或者怎么保持。价值再造第一点,希望大家在重新去看一看自己的定位,是不是能够把自己所有的量级都说清楚,这个量级来自于什么地方,是增长还是快速增长,或是平稳增长。”

而关于与金融的深度融合,董梅举例说:“很多院长对运营、风险、人才都说得头头是道,但一说到金融,就没有特别大的兴趣,也没有特别大的经验或者实践。大家都觉得有问题来了我就解决,去管银行借点钱。但是,在未来的竞争环境,金融手段太重要了,不管是在资本市场上市,还是跟商业养老保障体系结合,还是跟金融企业对话,让他们变成医院的战略投资人、财务投资人,与金融的结合都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一点,希望各位医院管理者能够非常重视这个话题。”


Copyright © 2004 - 2024北京爸妈有福康复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周一至周五:9:00-18:00
雪中金
官方服务平台
雪中金
订阅号
精准管理
实现每个中国人的心血管健康
客服热线:400-995-0928
在线客服
 
 
——————
热线电话
400-995-0928
联系我们
微信客服